视讯游戏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!

剑宗选拔剑灵弟子之日,小师妹从我身上跳过来,抢走了最强的剑灵剑灵恶女徽章剑灵恶

发布时间:2024-07-07浏览:0

当日,剑宗选拔剑灵弟子,我的师妹从我身上跳过,抢走了最强的剑灵。

千年灵剑的剑灵青霜一出现,她的容貌和剑气,几乎闪瞎了所有人的眼睛。

前世青霜是我的徒弟,可他却可怜我师妹,因为我师妹总是比不上我,在我帮他寻找灵药的时候,他污蔑我走上了魔道修行之路,并联合我师妹将我碾成了粉末。

直到我死了我才明白,清霜在收我师妹为弟子的那一天,就对我师妹一见钟情了。

他一直在秘密策划这一切。

新的人生,我不再想要那把没心没肺的青霜,而是接受了一把普通的剑。

我的弟子们都说,这把剑配不上我的地位。

可前世,却只有这把剑,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救了我一命。

我师妹坚持要先选剑灵徒弟,而不是我。

在场的众位长老,都是皱起了眉头。

我毕竟是剑宗宗主,这些年来一直致力于壮大剑宗,挑选弟子的责任自然由我来承担。

无论从地位还是从道德上来说,师妹都是错的。

但她却不顾弟子们的阻拦,奔到剑池边,拔出了前世的天宁剑。

当天空明亮起来,无数道光芒涌入师妹胸膛的时候,

宗门众人这才意识到,她拿走了剑池中最强的那把剑。

一旁的大长老担忧的看着我,只有他知道我的灵根出了问题,还在等着天宁剑来救他一命。

三个月前,魔修入侵,整个剑宗齐心协力击退魔修。

可是我的灵根却被邪修毁掉了,到现在也没能恢复。

为了避免引起麻烦,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公开,更不敢让邪修知道。

待到光芒散去,小师妹激动地举起手中的剑,大叫道:“这是天宁剑!千年灵剑!他认我为师,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!”

这样的剑灵,只会选择强者为主人,能够选择天宁剑的剑修,意味着她迟早会成为人人敬仰的强者。

天宁剑光一闪,剑灵青霜俊美儒雅,身穿不凡白衣,右臂却是空空如也。

当他看到自己的师妹时,眼中闪过一丝惊讶。

师妹红着脸走到他面前,眼中满是与前世一样的敬佩。

但我扭头看向剑池,却感受不到剑灵的存在。

小师妹夸我:“师妹,你现在是剑宗最强的人,怎么这剑池里的剑,都没有人愿意选你?是不是你的灵根出了问题?”

她眼中精光一闪,指向了前世自己选择的那把红雪剑。

“这把剑看上去不错,师姐你选这把如何?”

小师妹是宗门最小的,自小被师父宠爱,修为低微,无法感应剑灵,前世只是随便捡了一把最华丽的剑。

等到剑灵出来之后,才发现它只是一块外表光鲜,内部却已经腐烂的无用木头。

他每日不是喝茶赏花,就是散步休息,连最基本的剑气都没有,更别说认师妹做师父了。

师妹一怒之下,将赤雪剑扔进了荒原,剑灵朔雪也随之消失。

我沉默了片刻,突然想到了前世那个身穿红衣,被宗门众人嘲笑、称为废物的妖娆剑灵。

心中念头一动,他竟然感觉到了与水池中的赤雪剑的联系。

长剑一颤,顿时悬在半空中。

灼热的红光将我笼罩,涌入我的胸口。

一个红衣身影突然出现,站在我的面前。

朔雪皱了皱眉,看到我手中的红雪剑,才淡淡一笑。

“弟子拜见师父。”

宗门之中的众人纷纷看向他,脸上露出一丝不悦之色,因为他们从他身上感受不到任何剑气。

小妹妹哈哈大笑:“师父,这把剑好像是刚铸好的,估计连剑气都散发不出来。”

其他宗门弟子面面相觑,纷纷劝道。

“师尊,您乃是剑宗最强者,收徒不易,但如此草率的选择,未免有些过分了。”

我看着师妹身后的青霜,勾了勾嘴角。

“我宁愿要他,也不要一条断臂,和一把沉寂了千年,需要大量灵药滋养的无用宝剑。”

青霜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,他最讨厌别人提起自己断臂的事情,这等于是当众羞辱自己惨痛的过去。

可前世我帮他重返巅峰,换来的却是背叛和谋杀。

十几年前,当剑派掌门从后山接我的时候,我浑身都是烧伤,几乎化为炭火。

他为我医好了伤,将剑派的秘诀传授给我,临终前将整个剑派托付给我,嘱咐我小心邪修偷袭,照顾好我的小师妹。

我苦修十余年,直至灵根碎裂,不得不求天宁剑疗伤。

但剑灵青霜和他的实力一样高傲,在发现了我的秘密之后,根本不屑和我这种废物结缘。

每次提到盟约,他都会用愤怒的语气叫我滚开。

剑灵崇拜强者,也只屈服于强者,我明白。

因此我尽力的为他寻找世上任何一个可以扶住他断掉的右臂的人,希望能够触动他的心灵,帮助我重建精神之海。

短短半年不到,他沉睡了千年的剑气就被滋养得充沛饱满,就连面色也好了好几个度。

只要假以时日,他就能突破限制,让断臂再生。

可在我出去的时候,我的师妹也看上了这把千年古剑,偷偷来到他身边修炼。

她性格活泼,又有才华,没过多久就融化了青霜的冷酷。

等到青霜的右臂渐渐恢复,也不再对我咄咄逼人,而是温柔的和我的师妹交流剑法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笑。

“阿山果然厉害,这些招式我一教你,你就能学会,相信用不了多久,你就能打败云盼盼,成为剑宗最强的宗主。”

小师妹的脸色比桃花还要红,羞涩的低下了头。

可平时,只要我一碰天宁剑,他就会半天地瞧不起我,我顿时勃然大怒,一把将天宁剑从师妹的手中夺了回来。

“青霜,我来帮你恢复剑气,你干什么!”

青霜看了我一眼,恋恋不舍的放开了我的手。

小妹妹扬起一抹很虚伪的笑容:“师父,青霜已经跟我说了,你的灵根已经消散了,根本无法掌控天凝剑,你要是不跟他修炼,那你这么长时间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?师父也让你好好照顾我,那为何不送给我呢?师父,你不会舍不得放手吧?”

我气得浑身发抖,随即想起师父临终前曾多次嘱咐我要好好照顾师妹,不要让她受欺负。

师父是我的恩人,他的话我不能不听。

僵持了许久,我后退了一步,只要青霜不教她天宁剑的绝招,其他的我都无所谓。

但放纵只会让婊子变得越来越苛刻。

师妹当着众人的面,带着天宁剑去参加宗门比武,在千年剑的加持下,轻松夺得了第一名。

众宗门无不惊讶,这位师妹竟然是一位能够操控天宁剑的隐藏天才。

短短数日,她便名声大噪,被众人视为宠女,而我失去灵根的消息,也莫名的传开了。

剑宗内,各宗门纷纷拦住我,要求我主动让出宗主之位。

我握紧掌心,红着眼睛向人群中的师妹质问。

小师妹委屈的撅起了嘴,眼泪立刻就掉了下来。

“师姐,既然你没有灵根,何不把掌教之位让给我,以后我好好照顾你,现在那些宗门,都夸我是天才。”

青霜护在身后,冷笑着看着我。

“你连招都不会用,又怎么附身于我和剑宗?不过我和阿三默契十足,她又能发挥出天宁剑的全部威力,你不如把我交给她。”

那些平日里尊我为剑宗最强的宗门们,纷纷明里暗里劝我,安心休养生息,以后一定会照顾我,不会让我受人欺负。

这些人只尊重强者,想要夺回老大之位,就必须恢复灵根。

于是我跟青霜做了一个交易,用魔草换取灵根。

神奇草生长在没有生物的荒野。

从古至今,能活着从那里走出来的,只有剑宗祖大师和她的剑灵。

我孤身一人来到荒原,还没走到魔草生长的地方就被怪物打得满身是血。

而就在我濒临死亡的时候,我遇见了硕雪。

他穿着红衣服,在荒野中自由行走,治愈我的伤口,并给我一些神奇的草药。

可我回到剑宗之后,那些原本尊敬我的弟子,却都避之唯恐不及,如同躲避魔修一般。

我呆呆地看着来回奔跑的弟子们。

他们回来后布下阵法,说我私自修炼法术,犯了大忌,劝我回剑宗忏悔罪孽。

我没什么本事,只能慌乱地逃窜,青霜和师妹一起追了出去。

两个男人一身白衣,如仙子般清冷纯洁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。

我一瞬间就意识到,这是他们的策略,故意在众人面前陷害我。

我师妹想要的,可不仅仅是天宁剑,还有我宗主之位,还有我在各宗之中积累的威名。

我的眼睛红了,挥起手中的断剑向他们砍去。

师妹只是冷笑一声,袖袖轻轻一挥,一道凌厉的剑气。

我如同泥土般被震退百米,全身经脉全部断裂。

青霜心里有些不情愿,第一时间劝道。

“云盼盼,你若放弃修炼,当着众宗门的面亲自认错,再把仙草给我,我就饶你一命,把你带回剑宗关起来。”

我擦了擦嘴角的血迹,哈哈大笑起来。

这些年,我为剑宗付出了一切,哪怕师妹一次次抢走我的东西,我都一如既往的包容她,善待她。

但现在他们想把我赶出去并夺走我拥有的一切。

梦!

师妹终于失去了耐心,杀气腾腾,挥舞着火灵根就要将我包裹起来。

灼热的火焰灼烧着我的五脏六腑,很快就吞噬了我的皮肤。

我用仅存的意识,看到剑宗宗主判我为堕落魔头,我为剑宗所做的一切都是她的功劳。

当魔修们得知我死讯后,便大举进攻。

师妹率领剑宗弟子奋力抵抗,却以身殉阵,打败了邪修。

在青霜的掩护下,师妹成了力挽狂澜的救世主。

各宗门都尊她为剑宗圣女,有的甚至用尽全力将她扶上天梯,以答谢她。

剑灵怀旧服_剑灵_剑灵恶女徽章剑灵恶

可是看着那些白白牺牲的弟子,我的恨意几乎要咆哮出来。

老天不公,恶灵当道!

如果你给我机会,我会杀死他们,还世界正义!

从剑池回来之后,我立刻寻找重塑灵根的方法。

但根据古书记载,唯有千年剑天宁才有这个本事。

师妹手握天宁剑,若不是心怀邪道,真想揭穿我灵根早失,不配做宗门之主。

别想着帮助我,只要你不趁机捅我两刀,我就算幸运了。

我茫然的看着桌上的赤雪剑。

此剑外形如同硕雪,上面镶嵌着宝石和玛瑙,连剑柄都闪耀着金光,散发着一股暴发户的气质。

我抬手,轻轻触碰刀刃,连皮肤都没有破掉。

无论怎么看,它都只是一把没有任何亮点的剑。

天宁剑表面看似普通,实则内敛雄伟,让人一见倾心,生怕被那凌厉的剑气所伤。

就在我茫然无措,一脸担忧的时候。

硕雪进来了,轻声叫了我一声师父。

我默默的看着,确实挺赏心悦目的,放在家里当花瓶也不错。

若是实在不行,就再喂他点丹药,估计就能弥补七八成的损失了。

他轻轻咳嗽了一下,避开了我灼热的目光。

“师尊,你既然接受了赤雪剑,那什么时候开始修炼呢?”

错误的。

我微微眯起眼睛,这小子上辈子可没这么好动,一天要睡十三个小时。

现在他居然主动要求修炼。

他又道:“毕竟我天生有缺陷,多修炼一下也是有好处的,毕竟我是师父的人,出去也不能丢了师父的脸吧?”

自己没有灵根,看来只能在剑道上多下功夫了,便点头同意,带着他去了练武场。

但今天,师妹却第一次出现在了练功场上,手持天宁剑,与青霜一起练习。

以前她总是抱怨练武场上满是汗臭味,要我出钱给她买一条新的。

我没有同意,她还向师傅投诉。

从此以后她就再没来过这里。

我停下脚步,准备离开,暂时不想与她对峙。

她直接给我打电话了。

“姐姐,你来练剑干什么?这把剑好像不太适合练剑啊。”

“不过天宁剑我可以借给你,只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掌控它。”

一名师兄皱起眉头。

“阿山,你这么说有些过分了,师尊怎么可能管不住她,她的实力,宗门之中所有人都是看得见的,现在就给师尊道歉!”

师妹笑容一冷。

“自从上次与魔宗一战之后,掌门就受了重伤,谁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?”

“不过我弟子青霜也沉寂了一千年了,何不让他们好好打一架呢。”

我顿时浑身冒冷汗,若是我巅峰时期,的确能和青霜拼个几回合,可现在的我,却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,只怕三招之内,我就会死。

练武场里的其他人也起了兴趣。

“师尊,您和他比几招吧,我们也想看看,这千年灵剑的威力到底有多大。”

大家都逼着我这么做,我只好点头。

不管怎样,我今天都不能暴露我灵根的秘密,青霜总不能当众把我打死吧。

但当我准备上台的时候,

一道红色的身影站在我面前,用懒洋洋的语气说道。

“剑灵跟剑修斗有什么意思,我跟你斗几招就够了。”

不仅是我,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面色红润。

现在他们都一致认为,朔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灵剑,长得倒是好看,连剑气都没有,在青霜面前根本配不上。

我又惊又怕,赶紧拉住了这个不懂事的小男孩。

“别冲动,青霜虽然千年未现世,但她的实力也不容小觑,稍有不慎,剑毁人亡。”

但他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,然后大步走上比赛台。

青霜冷笑,语气不屑。

“我也没想欺负你,直接投降吧,免得之后再发生什么惨剧。”

朔雪挑眉,眼中流露出一丝漫不经心的神色。

“来吧,我有足够的实力对付你。”

青霜受不了被人挑衅,凝聚出一道细微的剑气,向着朔雪席卷而去。

我慌了,赶紧闭上眼睛,不敢再看硕雪那凄惨的样子。

但过了许久,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。

他迟疑的睁开双眼,就看到硕雪安然无恙的站在那里,剑气刚一接触到他的衣服,便化作一股清风,飘进了他的袖口。

青霜不可置信的睁大了双眼,继续发起攻击。

经过几次反复,他已是精疲力竭,大汗淋漓,但硕雪还是悠闲地站在那里,时不时地笑着看着我。

那眼神之中,仿佛在说:“师父放心吧,这种人,我举手之劳就能解决。”

我眨了眨眼睛,心里莫名的兴奋,就像是发现了宝藏一样。

当青霜眼中露出惊恐,瘫倒在地喘息的时候,他撇了撇嘴,语气很淡,却带着一丝鄙夷。

“现在你已经完成了,轮到我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青霜身上散发出的数百道剑气,便凭空出现,向青霜反攻而来。

虽然他尽力躲避,但剑气却像玩游戏一样追着他,数百道小伤口喷出鲜血。

和在场的其他人一样,我也惊呆了。

这这这…绝世剑灵!

没等比赛结束,那师妹就冲上前去扶起青霜,又气又屈辱。

“一场小比试而已,你想杀他吗?”

硕雪“嗯”了一声,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,努力解释道。

“我又没攻击他,那些攻击都是针锋相对,难道我就只能站在那里等着他把我打死吗?”

师妹怒视了他一眼,然后扶着青霜离开了。

这次的伤势不轻,至少需要一个多月的时间才能恢复,除非我师妹像前世一样,到处去给他寻找灵丹妙药。

我把硕雪拉回来,用复杂的眼神上下打量着他。

一把看上去珠光宝气,却拥有如此强大恐怖力量的剑,怎么会甘愿被禁锢在一个小小的剑派之中,成为我的徒弟?

硕雪脸上露出笑容,大大方方的顺着我的目光转过身来。

“主人,您想看什么?不够的话,我可以把衣服脱了。”

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,惊慌地移开目光。

“你是谁?普通的剑灵怎么可能不转化剑气?”

他低下头,轻轻地将落叶从我的肩上拿走。

“当然是师父的徒弟了,不然还能是谁呢?”

我一时愣住了,差点又迷失在他的目光里,心里暗骂自己,赶紧移开目光。

这家伙真是奇怪啊,长得帅就行,每次看到他,心里都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。

绝对不容易!

“你若不说来意,就别怪我将你赶出去,剑宗容不下身份不明之人。”

他轻轻叹了口气,语气中带着一种我无法理解的担忧。

“我沉睡了很多年,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的师父,我的师父是我最重要的人,我现在唯一的目标,就是成为他的弟子,帮助他成为世界最强者,登上通天阶梯。”

我瞬间没了欣赏他美貌的欲望,心里浮现出一丝苦笑。

如果青霜不帮助我,我的前途就被堵死了。

我的灵根没了,别说天梯了,就连剑宗都不要我了。

就算我刻苦学习,修炼,也不可能追上那些有灵根的弟子。

他注意到了我的孤独,突然伸出手抬起我的下巴,看着我的眼睛。

“青霜你就别想了,我有办法,可以帮师父重塑灵根,只不过是一把小小的天凝剑,连师父一根头发都配不上。”

“有什么解决办法吗?”

他张开红唇,道:“燃火塑身。”

“虽然这个方法有些痛苦,但我如今是师父的剑灵,我们灵气互相滋养,我替师父熬过去,也对师父的灵根有帮助。”

我心中一愣,虽然我有火灵根,但是那灼热之火的烈度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,而这世间能够掌控灼热之火的人,又屈指可数。

但眼前的人却直视着我,没有一点开玩笑的表情。

我并没有立刻答应硕雪的话,只是说我再考虑几天。

我师妹几次来捣乱,说青霜被打了,要我去蛮荒深渊取灵药给他治病。

每次他还没进门,硕雪就会厉声斥责他。

我已经没有出路了,青霜现在还在房间里昏迷,昏迷了千年,又受了重伤,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。

师妹在青霜床前擦干眼泪哭泣,不肯给他找灵药。

我埋头在古书堆里,阅读了所有关于燃烧之火的记载。

唯有上古灵剑,才能拥有灼热之火,既可以作为武器,又可以为人重塑灵海。

重塑的过程,和抽筋、拉骨的痛没什么区别……

既然你帮我重塑灵根,那么这些痛苦就应该由我来承担。

当我告诉硕雪之后,他叹了口气,似乎对我的决定并不感到惊讶。

我坐在山后密林中的一棵树荫下,朔雪轻轻挥了挥手,一个巨大的火球便将我笼罩了起来。

然后火焰慢慢的渗入我的骨头。

我的视线渐渐模糊,却依然能看到他那比火还要灼热的目光。

三天三夜,

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