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讯游戏提供最新游戏下载和手游攻略!

No Game No Life丨游走男玩家之间的少女:从人生游戏破解版

发布时间:2024-07-09浏览:1

作者

红色警戒作者

自2018年10月以来,红警Online迎来了无数指挥官,他们用汗水构建了一个精彩而又充满激情的红警世界。在这里,他们以联盟的身份在各自的战场上奋战。今天红警作者邀请的主角是第99任盟军总司令——从!

多年以后,当他第99次担任盟军最高指挥官时,他一定会回忆起2018年11月那个意想不到的夜晚。

5年

我玩红色警戒OL已经有五年了。

一切要从2018年11月的一条推送说起,我在微信上无意中点开了一个红点,看到了这款游戏,就下载来尝试一下。

没想到,这一试,就持续了5年。

5年约为60个月、1735天、41640小时、249万分钟。

她开始盘算起来,五年来自己生产的坦克和飞机还不到二百四十九万辆;但在她所领导的泰伯利亚联盟战役、盟军指挥战役、八大战区战役中,任何一场战役的损失都动辄超过数百亿。

在一场大规模的战斗中,盟军双方各自有数十万甚至数百万士兵受伤、接受治疗或者死亡都是很正常的。

他一开始参加战斗,在队伍中充当“防御坦克”和“盾牌”;后来他不再参加战斗,只参与指挥和配合盟友。

无论我们参加不参加战争,都不妨碍我们团结大家,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。

从联盟开始,她的最好成绩是泰伯利亚联盟微信区的亚军,而她所在服务器的战斗,除了少数几次失败外,盟军指挥官的战斗几乎都是她获胜。

至于网络战、月球峰会等跨联盟战斗,则是从在不同联盟间徘徊开始,选择关系好、信誉好的联盟结成友好同盟,大家可以“和平作战”,不用拼死一搏,还能获得奖励。

如果你碰巧遇到了敌对的盟友,你只有两个选择:“战斗至死”或“屈服”。

它始于对联盟的热爱,却又源于对敌意的痛恨。

“有些人根本就不能算是人。”这件事始于微信群里的一条恶意评论。

“你们这群不靠谱的人,赶紧上线啊!”一开始是在微信群里训斥迟到的队友。

联盟中,从大佬到普通玩家,没有一个人能逃过十七的骂名。但没有人因为被骂而生气。大家都知道,十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联盟所有人,都是为了打赢每一场战斗。

骂得越狠,爱得越深。

一切始于爱

这一切,是从我爱上一个叫“天下.白月光”的玩家开始的。

或者这并不是爱情,只能说是一种“不能称为爱情的爱情”,大概就是那种淡淡的喜欢,默默的守护,以及不需要结果的期待。

刚开始玩游戏的时候,她被欺负,《世界.白月光》就会帮她报仇,别人打她一次,《世界.白月光》就会打十次,一百次,直到她把人打跑,直到人跟她道歉,直到她开心。

在游戏刚开始没有多少城堡皮肤的时候,游戏策划推出了“逆天皮肤”,立马就有人送给了时宜。“天下.白月光”看到之后,直接通过微信给时宜转钱,让她把钱送给别人:

“你不可以接受别人的礼物,但是你可以接受我的礼物。”

一切始于没收他的钱,然后他自掏腰包支付皮肤费用。

每次联盟战斗开启,《天下.白月光》都会积极响应配合诗诗,若本场战斗缺少某种兵种,《天下.白月光》都会帮助诗诗补齐,无论该兵种是否为诗诗的核心养成类型。

“天下.白月光”对我的恩情,我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。那时游戏里还没有“守护功能”,看不到“城堡守护盾”的开始和结束时间;我经常熬夜帮他盯着盾牌掉落的时间,以便微信提醒他打开保护盾。

如果没有时间打开保护罩,他就应该谦虚一下,请求敌方玩家不要攻击他。

如果两个人能够一直互相“守护”,如果两个人能够一直这样游戏下去,他们是不是就会进入现实,相识相知,然后正常交往、恋爱,甚至结婚生子呢?

要说她完全没有这种“幻想”是不可能的,可就在她思考清楚、采取行动之前,玩家却突然“退出游戏”了。

一开始我立马删了他的微信,在微信群里疯狂聊天,在游戏联盟频道里疯狂聊天,然后关了游戏,关了微信,一下午都默默的坐在那里。

她感觉心里好像缺了点什么,空空的,就像吃过饭却又饿的感觉。

后来她认识了很多人,有对她热情、真诚、关心、友善的人,当然也有嘲笑她、暧昧她、对她心怀恶意的人,一开始她只是“一笑了之”。

世界还是那个世界,心里开始的那抹白月光,已经变成了墙壁上的蚊子血。

也许在那人退出游戏的那个下午,残留的最后一点温暖也随那人而去,现在剩下的只有兄弟情、姐妹情、战友情,却没有了爱情。

三种类型的女性

一切始于爱自己,也始于见证他人的爱。

在这个游戏中,有三种类型的女人。

一种是像武则天那样,拥有惊艳的美貌,甚至比美貌更令人惊艳的智慧,就像当年夺得泰伯利亚冠军的联盟,背后的“军事顾问”其实是一位“美貌与智慧并存”的女律师。

女律师专业能力强,但同时也更善于研究游戏。

部队该如何排布,伤亡该如何计算;哪些部队在后排,哪些部队在前排;进攻需要几排,抵挡伤害需要多少坦克、多少矿车,防守需要几排……

女律师不仅做调研,还安排盟友进行实战演练,然后根据演练结果,反推出博弈背后的演算逻辑,根据演算逻辑部署兵力,打赢关键战役。

某泰伯利亚联盟,一名女律师被“秘密”聘为“军事顾问”。

最初,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掌权的人,也没有很强的权力欲望,只是被迫担任管理职务。

于是她开始每场战斗都焦躁、愤怒、咒骂。真正厉害的经纪人,可能不会咒骂,而是每场战斗都协调。或许她比较公正,不分熟人不熟人,对每个人都一视同仁,不会对大佬和普通玩家区别对待,所以大家都信任她,让她当经纪人。

现实中的她,一开始只是一个喜欢偷懒、浪费时间的公务员,却成为了游戏中第一类女性:“武则天”。

第二种女子是“大吉”,她头像很美,经常在朋友圈晒自己的大长腿、曼妙身材,以及生活中的“小幸福”。

妲己的主线任务就是“撩大佬、泡妞”。游戏中的大佬们动辄充值几十万、上百万,如果能成功泡到大佬,就相当于现实生活中“嫁入豪门”。

开头是一句玩笑话,说他想做那个“祸国殃民”的“妖艳迷人”的妲己,可惜不能见到纣王。

事情的起因是,我遇到了一个叫九儿的“真妲己”。九儿的头像非常漂亮。怎么说呢,谈不上“惊艳”,但绝对“清纯可爱”。

九儿的身材也是棒极了,她在朋友圈晒出自己坐在草地上的照片,1.6m的大长腿又直又白又细,作为女人的我看完都疯狂点赞、流口水,更别提联盟里那些“大佬们”了。

九儿的CP叫子夜,很喜欢九儿,每天都会询问九儿近况,聊游戏、工作、生活,有时候深夜还会发一些“想你”之类的表情。

一个普通的傍晚,子夜下班后给秦儿发了几个表情,没等九儿回复就登录了游戏,发现系统提示:

“你的CP九儿,已经解除了对你的保护了。”

紫夜只感觉脑袋上传来一声巨响,犹如被一万斤重锤击中。

我是不是惹九儿生气了?我说错什么了吗?九儿退出游戏了吗?紫夜打开联盟,发现九儿的在线时间是1个小时前,也就是说九儿还在,但是和她的绑定关系已经取消了。

子夜先去联盟基地找九儿,没找到,就找遍了世界地图,在每一个格子、每一个角落寻找。后来联盟看不下去了,就把九儿的坐标发给了子夜。

紫夜沉默了。

他想哭,但是却没有泪水。

人生游戏破解版_游戏人生_第二人生游戏

九儿没有退游戏,也没有生气,只是多了个CP,新CP的战力和声望都比紫夜高,而且还是紫夜的好友。

子夜打开九儿的微信,输入了很多字,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九儿,想问很多为什么,但他又把这些字全部删了,手机里的游戏也删了。

子夜决定退出游戏。

一开始是说话,然后大家都去劝子夜,我也去劝。游戏就是游戏,CP就是CP,世上总有更好的女人。

一切始于一种感觉:游戏就是现实,现实就是游戏。在现实生活中,女朋友跟别人跑掉并不罕见,那么为什么在游戏中就不可以接受呢?

游戏中还有第三种类型的女性,即那些只是为了消磨时间的女性,包括女学生和女玩家。

她们玩《红色警戒》和《糖果粉碎传奇》,跟玩《糖果粉碎传奇》没什么区别,这些女孩也是大家重点保护的对象,我们不希望她们被大佬绑架,只希望她们能在游戏中正常娱乐,在生活中正常学习工作。

我当不了武则天,也不想当妲己,我宁愿当一个平凡的女玩家,平凡就是最好的。

从不放弃

子野因为CP退出游戏,联盟大佬“老刚井”也险些退出游戏,因为他的“狙击手”在一场盟军总部争夺战中被刚刚出场的“双红轰炸机”压制,而这场争夺战的起因就是他自己险些退出游戏。

那些热爱《红警OL》的玩家们,谁没有想过退出游戏呢?

齐石最想退游戏的时候,就是把盟主转让给别人的时候,然后就发了一条“我退游戏了”的消息,关了游戏。为了防止自己改变主意,齐石干脆解散了联盟微信群。好不容易联系到一起的89个人,现在都分开了。

不是从花钱最多的女玩家开始,但一定是从用心最多女玩家开始。

早上八点开始,@微信群所有成员开始,今晚20点有盟军指挥官争夺战,请大家将闹钟调到19:30准时参战,禁止请假。

相同的话语从点击联盟管理开始,然后在群消息里连续发送三次。

事实上,对于一些骨干成员,不管是通过群提醒、联盟提醒,甚至是一对一的微信提醒、语音通话,总有一些人靠不住,每次战斗都会暂时退出。

《红警OL》是一款团体游戏,一开始安排的战斗阵容,可能会因为少了几个本来可以取得胜利的人,而导致惨败。

事情的起因是我和我的盟友发明了“扫码开车”的玩法。如果某个骨干玩家晚上喝酒或者应酬抽不出时间,我们就会找其他闲散的玩家帮忙扫码、开车、帮忙打架。很多时候,有些玩家会用电脑、手机同时控制四个账号打一场战斗。

之前泰伯利亚联赛S4赛季,联盟因为小组赛运气好,轻松进入32强,诗诗说希望大家能保持前八,争取前四,大家开始闹腾,要是联盟真的进入前八,诗诗就晒照片。

后来联盟果然进入了八强,虽然在八强赛就被淘汰了。诗诗按照承诺在联盟微信群里发了自己的照片,但没过几秒就撤了。快手的盟友们截图分析道,诗诗的颜值中等偏上,百分至少75分,大长腿更是加分项,身高估计在165-170cm之间。

一开始他一边骂一边开玩笑的让截图的盟友删掉照片,骂声是假的,笑声却是玩笑,22区本来就不是什么强队,甚至被评价为全服最“佛系种菜联盟”,能进八强,已经超出了所有盟友的预期。

然而这样一支佛系、农系、强队的队伍,能排在全服前八,却无法在联盟内战中赢得战区。

我们本来要分成两队,每队五十人,最后只有四十五人上场,战斗进行到一半,就少了一半人。我灰心丧气,决定退赛。等我不再生气了,再回来。

石头说,一开始自己无法接受盟友的离开,虽然大部分盟友之间从未见过面,但平日里一起聊天玩耍,一起在各种战斗中奋战,和真正的战友没什么区别,每次有人离开,石头都会伤心许久。

随后一位名叫“大猫”的传奇选手说道:你看看你的同事,有离开的吗,有加入的吗?

同事、同学、朋友、游戏里的盟友都是如此,总有人来来去去。

每个人的出现都有他独特的意义,有些人可以陪伴你很久,而有些人却只能陪你走一段路,然后中途下车。

那些中途下车的人,将会开始新的生活。

如果你留下来,你就必须继续你的生活。

人的成长,人的成熟,或许就是从亲人朋友离开的那一刻开始的。无论你有多不舍,有多痛苦,有多难过,你终究会明白,前面的路,只能你一个人走下去!

看庭院里花开花落,看天空中云朵翻滚展开,人来人往,走走停停,这也许就是生活。

我开篇说,虽然我不再为队友离开游戏而感到难过,但还是希望大家不要离开。敌人离开游戏,游戏就没那么好玩了;盟友离开游戏,就是永远的告别了。

不管你们一开始的关系有多亲密,一旦退出游戏,你们就不会再有任何互动,你们的感情也会逐渐淡化。

最后的话

首先要拥有许多不同的“头衔”。

熟悉她的人叫她“诗诗”,喜欢她的人叫她“美女”,关系好的人叫她“雨雨”,资深玩家叫她“团长”或者“老板娘”,调侃她的人叫她“阿姨”,女玩家则叫她“姐姐”。但诗诗只有一个姓和名:联盟前缀+诗诗。

我还记得 2018 年 11 月的那个晚上,我和朋友在玩《红色警戒》,我们原本应该降落在 37 区,但由于我们来晚了,服务器满了,我们最后到了 131 区。

开始的名字叫“开始”,朋友的名字叫“结束”,正如俗话所说:始于初次见面,终于终身。

我玩了5年游戏,戒了1个月又回来了,5年的青春都花在了游戏上。要是当时我和《人间白月光》在一起,我的孩子可能都上小学了。

一切从结识众多盟友开始。她现在所在的22区,是微信22、23、66、77、106、114、122、131区的合并。后来在“世界称霸大赛”中,她在144区结识了伊南歌、蓝魅惑、四海、欢欢、刀鸾、南风、九雾等盟友,并因此与盛世联盟合并成为友好联盟,与迪迦联盟成为敌对联盟。

我已经忘记了那些退出游戏的人的名字,但我遇到的每一位新盟友都是从与他们相处开始的。这些新面孔每一张都像我的家人和同事一样熟悉。

开始说“老调酒师”是微信122区的小玩家,用金砖买资源,后来131区合并后成为大玩家。“老调酒师”最经典的一句话就是“不需要懂游戏规则,只要充值到别人打不过我就可以了”。

开头说“万里鹤山”是原微信76区的老狐狸,脑袋里有八百个花招,后宫里有三千个美女,聪明但其实不聪明,整天只会敷衍了事。

先说最早的22区和23区的“贤”、“亮”、“大山”、“作家”、“冷锋”,还有66区和76区的小哥、万里鹤山、涂顿顿、唐主、路克、子仁、闹不珠古、非洲大吉宝、热心市民花大哥、李白,至于我所在的122区和131区,还有老刚静、志坚、吹宝吹等等,每个人都有很多故事……一个晚上说不完。

从初次见面开始,到父母去世结束。

如果生活能像我们的初次见面一样就好了。

包括诗诗、土墩墩在内的几个盟友都知道一个秘密,在《红警OL》中,你可以使用8小时的保护盾,24小时的保护盾,或者3天的保护盾,但有一个盟友的保护盾是永久的。

只要游戏存在,这面盾牌就会保护他。

有些人只是离开了游戏,但有些人是永远离开了。

一切开始,都是说我会继续“骂大家”,组织大家去打战区,打联赛,打月球之巅,打霸王赛……大家还在玩的每一天,总要有点希望。

事故和明天,哪一个会先到来?

活在当下,爱或恨每一个盟友,不负此生。

有红警的地方就有故事,期待听到每一位指挥官的故事!如果你也想与更多指挥官分享你的红警故事,请立即提交!

今天的兑换码

每日公众号福利上线,免费大礼包包含50科研结晶、50枚荣誉勋章、30自选泰能材料、1瓶中级体能药剂,先到先得,指挥官们比拼手速的时刻到了!

韓國

杰赫德拉AAAHyuAREx

韓國語訳 韓國語訳

韋斯特

韋斯特

韋爾斯河

韋斯特

韋斯特

韋斯特陣容大學

韋斯特

,交换

热点资讯